作品故事-纪录片就是严肃的、去娱乐化的、不能有表演成分掺杂其中的-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

  • 时间:

全国110宣传日

如1990年美國著名導演邁克爾·摩爾執導的紀錄片《羅傑和我》,該片娛樂性十足,片中將各種荒誕的現實與情景結合在一起,請歌星助陣,讓木偶表演,令觀眾拍案稱奇;同年,伊朗著名導演阿巴斯執導的紀錄片《特寫》中,有很多刻意表演的情節,卻被法國「名導」維爾內·赫措格稱之為「他所看過的最偉大的關於拍電影的紀錄片」。

當然,《守護解放西》中也存在敘事鏡頭粗糙的情況,例如民警越過情報組的辦公室,明明可以看到辦公室內有人,還要詢問對面的同事情報組有沒有人,然後再進去,顯然是畫蛇添足。想製作高質量的敘事型紀錄片,這些細節處理還有待提高。

準確地說,「娛樂化」是一種藝術製作手段,而「泛娛樂化」則是以消費主義、享樂主義為核心,以現代媒介為主要載體,以內容淺薄空洞甚至不惜以粗鄙搞怪、戲謔的方式追求思想快感的一種文化現象。所以,有着娛樂化味道的影視作品與泛娛樂化之下產生的影視作品有着本質的區別。顯然,作為反映真人真事、記錄民警日常工作生活的《守護解放西》與泛娛樂化不沾邊。

玉淵雜譚張景陽今年9月,某網絡視頻公司在長沙市製作的警務紀實節目《守護解放西》播出,兩個月來贏得了大量粉絲。

事實上,近年來很多優秀的紀錄片都帶有一定的「娛樂味兒」,製片方越來越注重情節的衝突性、畫面的可視性、故事的幽默感、影片的「好看度」。紀錄片大師羅伯特·雷德福認為,所謂好看,是指作品所展示的內容、切入的角度、信息和興奮點數量及其布局,令觀眾產生聯想的程度等等都相當到位,而且製作精良,「包裝」新穎。

無獨有偶,2004年,Discovery亞太電視網總裁慕珂女士就紀錄片的娛樂化趨勢發表了相似看法:「紀錄片要有娛樂成分,Discovery要讓觀眾看到故事,影視作品歸根到底是要講故事。要使紀錄片更吸引觀眾,就要添加一些故事成分。一些由演員表演的情節並不會削弱紀錄電視要表現的嚴肅主題,娛樂性正是讓嚴肅主題接近觀眾。」由此可見,娛樂化的傾向是適應了紀錄片在當下時代的發展需要,是合乎規律的,正所謂「鏡頭當隨時代」。

從整體來看《守護解放西》相比《巡邏現場實錄》,表現手法更顯前衛,但由於製作團隊的水準不一樣,前者尚需提高。中國綜藝節目的革命性變革始於長沙,紀錄片如此創新不足為奇。創新終歸是好的,但是作為警事紀錄片,創新一定是在守正固本、弘揚主旋律前提之下的。

再看我國的紀錄片,從上世紀50年代的真人真事真景,到80年代出現的局部象徵隱喻的「光影法」,再到90年代的「真實再現」,故事片的各種表現手法大量充斥其中。中國紀錄片創作觀念隨着時代的發展、社會的變遷、文化的背景、大眾的情緒發生了鮮明的變化。在百花齊放的影視作品市場,紀錄片發展面臨著諸多困境,特別是難以贏得那些對傳統紀錄片毫無概念的年輕受眾。而適當的娛樂化給紀錄片發展帶來了一線曙光,《守護解放西》正是這樣一部散發著別樣光彩的紀錄片。

有觀點認為,紀錄片就是嚴肅的、去娛樂化的、不能有表演成分摻雜其中的,而把警事紀錄片幾乎做成了真人秀,做法有待商榷。其實,就《守護解放西》這部片子本身而言,這種說法略顯絕對,紀錄片的「度」要掌握好,但也不能十分死板。評價一部紀錄片的優劣,首先要看它的思想是不是守正固本,它的核心是不是內容真實。

阿巴斯曾說:「除非撒謊,我們永遠不能更加接近真實。」想方設法提高紀錄片的觀賞性、趣味性,已經成為紀錄片製片方們首先要考慮的問題。

今日关键词:郑爽疑起诉张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