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为公司-华为已经发展成为全球最大的电信设备供应商-洪泽新闻网

                        • 时间:

                        芭莎慈善夜大合照

                        每日經濟新聞(博客,微博)(微信號:nbdnews)記者注意到,近期,不少上市公司在互動易或公司微信公號等平台上披露了與鴻蒙的合作關係。其中,藍盾股份(300297,股吧)(300297,SZ)表示,公司將進行產品升級,全力適配鴻蒙系統及其他國產操作系統,共同參与自主可控建設新生態;常山北明(000158,股吧)(000158,SZ)稱,公司的北明軟件和鴻蒙系統有合作;而北信源(300352,股吧)(300352,SZ)則表示,公司一直密切關注信息安全行業的發展,並持續將主要終端安全管理產品以及信源豆豆等產品與Windows、Linux和各類國產化操作系統(包括鴻蒙系統)進行適配。

                        華為鴻蒙OS發佈會現場  圖片來源:每經記者 任芷霓 攝

                        在對話的最後,任正非向年輕人提出了三點建議。「首先,年輕人要開放,年輕人所處的時代比我們那時候好多了,現在年輕人的視野很開闊了;第二,年輕人要合作,每個人的力量都是單薄的,只有合作才能共贏;第三,年輕人要持續不懈地努力,不要認為自己很聰明,今天搞這樣,明天搞那樣,這樣的話可能青春就荒廢了,而如果扎紮實實只做一件事情,可能就會很成功。」任正非提出,年輕人不要認為自己是全能的全才,如果在更廣的領域消耗了太多的能量,就不容易在前沿領域有所突破。

                        任正非將科技比喻為一座高山,而美國是山的頂峰,上面結了冰還會下雪,這些冰會變成水流到山下,變成灌溉用的資源,使得山下可以種莊稼。但現在,美國的做法就是給山頂圍了個壩,他們希望一滴水都不流到山下,但假如山上的水不下來了,那麼山腳下肯定會打井,井打好了,也就不需要山上的水了。任正非表示,我們已經打了不少井,可打井這個動作並不是我們想做的,假如山上的雪水能夠繼續流下來,我們也會繼續用。但是,出於穩定生存的目的,我們還會繼續打井。

                        雖然華為已經可以自力更生,但任正非並不贊成走這條道路。他認為,要通過全球化分工協作,用來自各個公司的最好的零部件整合成最好的產品獻給用戶。「如果每個零部件都要自己做,不可能整合出最好的產品。我們現在用自己的零部件應對美國斷供的危機,可能會活下來,但不能保障我們三五年以後還是最先進的、還是領先的,所以我們必須依託全球化的分工合作,才能做到持續領先。」

                        如今,華為已經發展成為全球最大的電信設備供應商,同時也是全球第二大智能手機製造商。但在今年5月,美國將華為列入了「實體清單」,目前,美國政府還未最終決定是繼續放開對華為供貨還是徹底封殺。

                        圖片來源:攝圖網(圖文無關)

                        談5G:目前還沒有美國公司來洽談

                        左起:主持人,前聯合國安理會主席、新加坡國立大學李光耀公共政策學院創始院長馬凱碩,智能工廠工業4.0精神之父、德國生產自動化教授Detlef Zuehlke,華為公司創始人任正非,華為公司5G安全研究首席專家劉斐 圖片來源:受訪企業供圖

                        在Canalys高級分析師Ben Stanton看來,華為在海外市場仍然困難重重。「華為第三季度在海外的出貨機型集中在實體清單事件前已經上市的型號,其中P30 Lite表現得最好,發貨接近300萬台。但是其他(在實體清單事件後上市)的機型,如Mate 30的出貨仍然具有不確定性。在關鍵的海外市場,例如歐洲的渠道,仍然排斥上架缺乏GMS的華為手機。」

                        可即便如此,華為仍在繼續增長。10月16日,華為發佈了2019年前三季度經營業績,報告期內實現銷售收入6108億元,同比增長24.4%,凈利潤率8.7%。其中,華為已和全球領先運營商簽定了60多個5G商用合同,40多萬個5G Massive MIMO AAU發往世界各地。

                        對此,任正非坦言:「美國停止對我們供應(終端)肯定是有影響的。」但其進一步表示,「華為手機的功能並不只有谷歌的軟件,我們自己有很多其他的功能,包括拍照在內,都是很強大的。Mate 30系列就沒有谷歌系統,其銷售量現在還是很好的,這說明人們還能接受目前的這個狀況。不過,我們的手機在海外市場受到的影響要大一些,會受損。所以我們調集了一些優秀的科學家,殺一個回馬槍。他們原來是準備去探索未來世界的,現在要把手機存在的漏洞補好,等我們恢復后,將來還是具有競爭性的,現在還在努力之中。」

                        除了制裁外,美國特朗普政府一直在呼籲世界各地禁止華為的產品,尤其針對5G無線網絡方面。

                        事實上,留給華為解決GMS危機的時間已經不多了。按照慣例,每年上半年華為都將發佈旗艦P系列,而該系列也是華為的主要銷量來源。如果在接下來的幾個月內華為仍然未被移出實體清單,那麼其將繼續在海外出貨量上面臨嚴峻的挑戰。

                        此外,美國還在向盟國施壓,要求其將華為排除在5G網絡建設之外。在這樣一個關鍵時刻,任正非開始頻繁接受國內外媒體的採訪,試圖藉此打消美國等方面對華為的長期不信任。

                        距離被列入「實體清單」已經過去了半年時間,外界對華為如何自救以及其在5G方面的進展頗為好奇。

                        在被美國列入「實體清單」后,華為受了很多傷,公司第一大業務集團——智能手機業務受到的影響不言而喻。華為消費者業務CEO余承東日前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2019年)第二季度華為智能手機銷售量少了1000萬台。如果沒有制裁,我估計今年我們的發貨量大概率會是全球第一。」

                        2019年對於華為來說,無疑是困難的一年。但任正非表示,脫離了美國供應商,華為也能生存下來。雖然華為已經可以自力更生,可任正非並不贊成走這條道路。在他看來,如果每個零部件都要自己做,不可能整合出最好的產品,只有依託全球化的分工合作,才能做到持續領先。

                        對此,任正非表示:「脫離了美國供應商,華為也能生存下來。我們現在的發展沒有問題,今年上半年,我們的業績就能證明。假如美國的制裁不撤銷,華為明年還能在年底交出好的成績單,那麼我們就可以說,華為已經度過了禁令的影響期。」

                        華為公司創始人任正非 圖片來源:受訪企業供圖

                        在任正非看來,信息安全問題,永遠是大問題。不過信息安全不是用技術來解決的,而是用法律來解決。「不能把一切不安全都歸功於技術,汽車有很多翻車的情況,汽車的製造廠不能對所有的翻車承擔責任,我們是一個設備製造廠,我們要確保自己的設備是沒有問題的。我們賣設備就像賣汽車一樣,受主權國家的法律管理,進入任何國家都要遵守當地的法律,我們擔負的責任就是不會做任何(後門)的事。」

                        目前,華為正在迅速布局自己的替代操作系統,即鴻蒙。據華為官網宣布,截至10月中旬,華為終端雲服務(HMS)生態獲得迅速發展,已覆蓋全球170多個國家和地區。

                        本文首發於微信公眾號:每日經濟新聞。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和訊網立場。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請自擔。

                        談管理:一票否決權不會輕易使用

                        此前,任正非便提及了一個「非常瘋狂」的想法——華為願意把自己的技術,包括完整的5G網絡技術(軟件源代碼、硬件設計、生產製造技術、網規網優、測試等整體解決方案),完全無保留地獨家許可美國公司。當被問及與美國企業接觸的進展時,任正非表示,目前還沒有美國公司來洽談,這是非常大的決策,也是非常難的決策。有人願意來討論這個問題的時候,華為再找投資銀行來幫忙做中介。

                        記者 | 王晶 編輯 | 魏官紅 徐豪 杜恆峰

                        可不得不提的是,鴻蒙系統還遠未準備就緒。Canalys分析師賈沫向記者分析稱,如果華為HMS要挑戰蘋果和谷歌的領導,從裝機量的情況來看,挑戰會非常大。華為必須持續地給開發者非常大的激勵措施,才有可能在未來與iOS或Android競爭。

                        當被問起在管理時是否會使用「一票否決權」時,任正非回應道:雖然我擁有否決權,但這是懸着的「達摩克利斯之劍」,落下來會傷到人。我有意見的時候會和大家商量,不會隨便使用。其實我的一票否決權在2018年就結束了,但為了警惕員工一哄而起,用投票來否決公司的重要決定,所以做了保留。同時,我們也有繼承權,但不是由我的家人來繼承,而是從退出舞台的董事會成員、監事會成員和高級領導中選舉出來,共同來輪流管理。不過,因為有否決權,使得公司內部有了一種平衡,公司的發展總體是很健康的。

                        雖然目前華為手機海外用戶仍然可以訪問谷歌的Play應用商店、谷歌地圖以及谷歌移動服務(以下簡稱GMS)提供的產品,但上述服務在華為新款手機上並不可用,這將很難吸引消費者為其買單。

                        談終端:調集一批優秀科學家「補漏」

                        11月6日下午,華為公司創始人任正非在公司總部與智能工廠工業4.0精神之父、德國生產自動化教授Detlef Zuehlke,以及前聯合國安理會主席、新加坡國立大學李光耀公共政策學院創始院長馬凱碩進行了一場對話,華為公司5G安全研究首席專家劉斐也參加了本次會談。長達70分鐘的對話涉及了任正非的童年經歷、5G技術發展、信息安全等諸多方面的內容。

                        當談及對明年的預期銷量時,任正非稱,現在沒法肯定明年終端的銷售情況,今年的出貨量應該是2.4億至2.5億台手機,明年再差也應該會與今年的水平持平,今年已經是最困難的時期了,以後會慢慢好起來的。

                        圖片來源:每經記者 張建 攝(資料圖)

                        除了上述外界關注的熱點話題外,任正非還藉此次對話傳達了有關公司治理、青年教育等方面的觀點。

                        談「實體清單」:脫離美國供應商也能生存

                        對話現場  圖片來源:受訪企業供圖

                        今日关键词:黄蜂绝杀尼克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