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拉相关文章

所有消息都指向法拉利尝试吸引这位6届世界冠军加盟

汉密尔顿则没有否认自己见了法拉利的主席Elkann,“自然,所有发生在幕后的事情例如你和谁坐下来谈了都是私密的。我想许多许多年来,我都没有坐下来,考虑其他选项了,因为我们一直走一条大直道。老实说,我依然认为我们在直道上,我想不到为啥要换道。”

2020年01月04日

维特尔仅仅依靠法拉利车队战术的特别安排

32岁的德国人,相对于英国车手而言,还有年龄上的优势。但整个围场都在讨论法拉利正在追求汉密尔顿的消息。维特尔只是开玩笑圆了过去,“我想他已经是一位法拉利车手了。不是吗?所以没有什么改变。我想他是一位好客户。他拥有超过一辆法拉利。”

2019年12月10日

法拉利依然在全油门的S1和S3路段上飞快

1m09.995s1.675s1918Lance StrollRacing Point/Mercedes

2019年11月25日

当被问及法拉利的动力优势来自哪里时

“我想任何时候,当一支车队处于好的状态时,显然所有人都在研究细枝末节以便动摇那支车队,我们车队内部非常有信心,我们的设计没有问题,这影响不到我们。”

2019年11月05日

比诺托说:会出现这样的情况是因为法拉利受到了比赛初段的影响

“同时,当时维斯塔潘已经准备进站。我们知道这一点。最好的防守办法是,让Seb也进站,确保下一圈可以让查尔斯进站。所以Seb那个时候进站是争取的。关于这个没有讨论。接下去就是查尔斯进站的正确时机。”

2019年10月08日

最近比赛中红牛与法拉利的速度对比是“非常奇怪的

小维斯塔潘说上周的表现对于红牛是个“叫醒电话”,“过去几年,我们尝试了不同方向,但都没有达到我们想要的,可能在一些小事情方面,诸如模拟器,我们可以做的更好。”

2019年10月01日

我们错失了undercut法拉利的机会

特别是汉密尔顿的策略选择上,“我能告诉你,我们都很愤怒,我们的工程师和车手们一碰面就能感觉到,‘我们做错了,本周末我们错的离谱’。这是我们都能感受到的情绪,我们都能感觉到,就是很恼怒,我们损失了太多的机会。车队里所有人都是这样认为的。”

2019年09月27日

沃尔夫告诉Sky:“对于法拉利而言很遗憾

当被问及汉密尔顿和博塔斯之间的差距时,沃尔夫说:“他落后的并不远,但刘易斯跑出了难以置信的单圈,但明天次啊是正赛。如果温度保持今天的情况,我们策略也正确的话,我想瓦塔里也有自己的机会。”

2019年09月04日

还有2位法拉利车手也在争夺总冠军

当被问及小维斯塔潘是不是哥威胁时,沃尔夫说:“是的,现在还有10场比赛要跑,还有260分可以争夺。我们的优势?60多分。你可以从纯数学的角度看,Max是我们应该严肃考虑为总冠军对手的,还有2位法拉利车手也在争夺总冠军,我们无法承受放松油门的代价。”

2019年08月15日

沃尔夫告诉Sky:“对于法拉利而言很遗憾

7月27日讯 在主场拿下杆位,并且目睹了主要竞争对手法拉利溃不成军的惨败后,梅赛德斯车队经理沃尔夫说法拉利“得病了”,需要“治疗”。在排位赛前,普遍认为法拉利是本场更快的车队,但在Q1和Q3,维特尔和勒克莱尔的动力系统相继失去动力。

2019年07月31日

比诺托曾经暗示法拉利遇到了研发关联性的问题

比诺托拒绝回答法拉利的研发工具是否有问题的话题,只是说,“这个问题太过于细节了。”然而随后它提到了“边界条件”这个词,暗示问题可能是其CFD研发设施的可靠性,这严重依赖于真实的物理学规律的设定,以达到精确的分析。

2019年07月18日

法拉利和红牛希望换回2018款轮胎

本周FIA技术总监前法拉利的首席设计师尼古拉斯-汤姆巴斯将在奥地利着急一个会议,来决定是否大多数车队决定在夏休后更换轮胎。此前倍耐力已经拒绝了更换轮胎,并说修改去年的的问题得到了车队们的支持,是为了解决轮胎过热和爆花的问题。

2019年07月04日

有担心法拉利的申请重审可能成为车队挑战判罚的先例

“我觉得,首先是将之重启,再仔细地审阅一遍。我们带来了一些信息,或许是当时干事所没有掌握的,所以让我们等等看会发生什么。”

2019年07月02日

51号法拉利赛车在2辆保时捷的追击下赢得了冠军

丰田7号赛车积累了半场比赛的领先优势,在距离比赛还有1小时的时候,遭遇爆胎事故被迫进站,被队友8号车超越。这也意味着阿隆索第2次参赛第2次率领车组赢得勒芒24小时赛胜利,也成就了100%的勒芒夺冠传奇。

2019年06月26日

  • 共找到14个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