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西职业-很多的俱乐部……但是我的运气不是很好-商南新闻

  • 时间:

酸奶被掺洗衣液

你的職業生涯很有趣,因為你幾乎沒有受過職業的足球青訓培養,但是現在成為了職業球員:

我覺得這可能和我從來沒有接受過正規的足球訓練有關係,因為我沒有那麼多的積累下來的硬傷和老傷,而且我的父母的遺傳天賦可能也有作用,他們也沒有受過什麼大傷,我自己也很照顧自己的身體,我經常做一些保養,但是沒什麼秘訣。

我知道他們這麼叫我,但是我不在乎,因為當你的死敵球迷這麼叫你的時候,只能讓你感覺自己充滿了鬥志,讓我更加自豪和驕傲,因為這說明我讓他們很不爽,說明我是一個讓他們頭疼的球員,說實話,這些叫法只會讓我更有力量。

在馬競,你一直踢得是左邊中後衛,但是實際上你是右腳球員,這是為什麼?

你和埃雷拉都是在波爾圖效力,費利克斯來自本菲卡,你們相遇的時候感覺如何?

是的,孔塞桑先生也很強調訓練的強度,因為這樣的訓練能夠在球場上得到體現。

在葡萄牙的時候,因為波爾圖的實力更強,所以我們半場比賽幾乎都在對手的半場裏面,我們就在中圈附近隨時準備反搶,我覺得在葡超這個真的很輕鬆。

當時你想了什麼?我差點兒就放棄了,因為我當時已經18歲了,我的年紀已經很大了,我感覺足球可能不適合我吧,我也沒有成功,這個年紀應該養家糊口了,我希望自己混口飯吃,而不是啃老,這個時候,感謝上帝,機會來了,而我也抓住了機會。

說起來侵略性,很多的本菲卡球迷都叫你「Vale tudo」(諷刺費利佩犯規多),你怎麼看?

在波爾圖我一直踢的是右邊,我這麼踢了大概有三年的時間,但是在巴西我踢的是左邊,我覺得還是很舒服的,當然,在拿球的時候有些不一樣,但是我也會用右腳來開球和出球,我喜歡現在的位置和打法。

然後你很快就登陸歐洲足壇了:是的,我當時加盟了波爾圖,我希望在巴西多踢幾年,但是很多的機會都是只有一次,我雖然起步比別人晚很多,但是我沒有時間像別的巴西人一樣思考自己該如何如何.

但是當我去了科林蒂安,技術,戰術,站位,都是完全天翻地覆的變化,我需要學習很多的東西,但是隊友們幫了我很多,我很感激Fabio Carille(科林蒂安時任主帥),蒂特還有科林蒂安的所有教練組成員,他們就像帶一個青訓的孩子一樣帶我。

他們對我很有耐心,當我開始在2014年開始進入比賽的時候,才真正出名了,之前一直就是在訓練,沒有什麼機會,他們告訴我讓我不要着急,因為我會慢慢變得更好,我的潛力沒有問題,但是需要慢慢提升自己。

馬競很強調邊後衛插上助攻的戰術,甚至有的時候要不停插上到邊線,這也給你們這些中後衛提出了很大的考驗:

我認為前往葡萄牙是很重要的一步,也很便捷,因為我不需要學習語言。我不項像很多的巴西同胞一樣,來歐洲幾個月就灰溜溜跑回去,我希望把握住這個機會,我在波爾圖適應得很快,3年的時光非常每秒。

米利唐曾經是你的搭檔,現在在皇馬,你覺得他如何?

你在禁區內也是非常兇悍,幾乎從來不會在爭頂中落下風,這是為什麼?

所有的一切都很難,因為我當時被要求必須2腳之內出球,但是我當時沒有別人那麼靈光,我還需要學習怎麼控制頭球的方向,對於其他的球員這都是早就已經學會的內容,但是我完全是從頭開始學。

是的,我在21歲還是22歲的時候,才能說真的入門足球了,之前我曾經在很多的俱樂部試訓過,我去了科林蒂安,去了聖保羅,很多的俱樂部……但是我的運氣不是很好,我有很多次,踢了幾個月就被踢出去了。

孔塞桑在波爾圖的風格和西蒙尼在馬競的風格似乎有很多相似之處?

10月14日訊 馬競後衛費利佩-蒙特羅接受了《阿斯報》的專訪,這位大器晚成的巴西球員也講述了自己獨特的職業生涯,尤其是為何誤打誤撞會成為一個足球運動員。

當我加入科林蒂安的時候,完全是啥也不懂,2年半的時間裏面就是在學習,讓自己達到現在的水平。當我2014年開始成為首發的時候,我們成為了巴西冠軍,這一切離不開那些一直在幫助我的人們。

是的,波爾圖是一個很棒的俱樂部,我們大家的關係都很緊密。我也很感謝波爾圖,沒有波爾圖,我也不可能在今天加盟馬競。

你在波爾圖的三年從來沒有因傷休戰過,這是為什麼?有什麼秘訣嗎?

最後你還成為了波爾圖的隊長之一:

和蒂特在一起工作,最艱難的是什麼?

我和他經常交流,他的未來很光明,也很喜歡這座城市,以及皇馬這傢俱樂部。在波爾圖的時候,他就很老成,而且我們也幫了他很多,我和他在一起很多,他的速度很快,而且在禁區防守也很出色,我覺得他在歐洲適應得很好,而且能夠創造歷史。

我小的時候不喜歡足球,我最開始踢球已經是7歲的事情,踢到了大概是10歲的樣子,然後我就放棄了,我喜歡滑冰,我還練了很久的籃球,排球我小的時候真的很跳,什麼都想玩兒一下。直到17歲還是18歲,我才正式開始踢球,20歲我就開始踢職業足球了,21歲我去了巴乙的Bragantino競技,再過了一年,我就進了科林蒂安。

是的,但是我們需要保持這樣的攻擊性,也需要明白這樣的插上進攻的平衡在何處。比如說,如果洛迪插上進攻,那麼另一側的邊後衛就需要稍微後撤一些,剩下的幾個人就需要保持好自己的站位,反之亦然。我們需要小心長傳球,注意對手的前鋒跑位,因為很可能對手會及時解圍我們的傳中。

在波爾圖完全不同,因為在葡萄牙聯賽,後衛的踢法更加的開放一些,中場更加的後撤,更加的內收。在馬競,我們踢得更加嚴密,陣型要求更加緊湊,需要隨時保持注意,但是這些慢慢就可以適應起來。

但是在西班牙,任何的球隊都不好對付,他們擁有出色的傳球能力,如果你不能在第一腳或者第二腳搶下球權,那麼就要迅速撤防,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因為如果不迅速歸為,對手很快就會製造威脅。況且,馬競對於防線的整體協作要求也很高。

我覺得我是一個在高空球上很有侵略性的後衛,這和我打過籃球有關係,我打了4年籃球,當然,不是職業籃球,但是我經常要訓練彈跳什麼的,還有就是各種協調以及怎麼出球,這給我很多的幫助。Bragantino選擇我就是看中了我的彈跳能力,等到我去了科林蒂安,就是球隊的防空專家了。

在馬競這幾個月感覺如何?很棒,這裏待我都很好,非常棒的一群隊友,我在這裏適應得也很棒。馬競的風格和特點與眾不同,對於新人也有一定的難度。在馬競,這裏的防守體系要求非常高,我需要努力訓練才能適應。

我當時完全是吊車尾,一切都是與眾不同,因為我最開始在 Bragantino的時候,其實就是踢三後衛,足球也沒有非常好的體系,完全就是等着球過來,然後我去解圍就好,不需要什麼技術,也沒有什麼技戰術含量。

(編輯:姚凡)

我也希望能夠實現這個夢想,這是我加盟馬競的原因,但是還是需要腳踏實地,每球必爭,就像是爭搶自己的食物一樣,絕不能讓別人輕易得手,只有這樣才能最終達到我們的目標,並且捧起冠軍。

從 Bragantino到科林蒂安的這一步很艱難吧,因為你已經21歲了,對於任何的一個效力于科林蒂安的同齡人,他們對於足球的了解和經驗都遠遠超過了你:

最後,對於很多的馬競球迷,都很期待能夠在今年贏得歐冠冠軍:

這真的對於一個沒什麼基礎的人來說,太快了一點?

我覺得這樣的球員在你身邊總好過在你的對面,當他第一次出場的時候就引起了各界的注意,但是我們不能操之過急,還是需要給他時間,因為他還很年輕,他的能力沒問題,但是個人能力需要服務於球隊整體。

今日关键词:江歌母亲起诉刘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