运营集团-努力把贵人鸟拓展成为多品牌、多市场、多渠道的体育用品公司-嘉峪关新闻网

                                • 时间:

                                柯洁获斗地主冠军

                                一年虧了近7億 貴人鳥重走回頭路

                                到了2016年,貴人鳥拿下美國籃球裝備品牌AND1在大中華區的獨家運營權,並控股線下零售渠道商傑之行和名鞋庫網絡科技有限公司;2017年,貴人鳥計劃以27億元的高價收購威爾士健身母公司威康健身100%股權,布局體育健身領域,但卻以失敗告終。

                                虧損情況在2019年並沒有改善,貴人鳥財報顯示,今年一季度營收同比減少37.4%,計5.22億元;凈利潤為1391.8萬元,同比減少83.66%。「目前,貴人鳥的發展重點是努力渡過危機、全力回歸主業,進一步做強做大相關品牌運動鞋服的研發、設計、生產和銷售。」上述貴人鳥相關人士對《華夏時報》記者表示。

                                「該案件目前僅對已質押的股權進行了凍結及輪候凍結,控股股東貴人鳥集團正積極與相關方探討股權風險化解方案。公司將密切關註上述事項的後續進展情況,並按照相關法律法規及時履行信息披露義務。」貴人鳥證券部相關人士對《華夏時報》記者表示。

                                「一直以來,貴人鳥的主營業務沒什麼進步,多元化也沒突破,所以資本市場並不看好。在能力有限的情況下,聚焦主業務比多元化靠譜。貴人鳥在三四線市場還是有影響力的,持續深耕,還是有機會的。」服裝行業分析師馬崗對《華夏時報》記者分析道。

                                發展多元化折戟之所以會提出「回歸主業」的戰略,這是由於貴人鳥在上市后一直嘗試多元化發展,並實施併購轉型,但收效甚微。

                                在2014年初成功上市后,貴人鳥信心十足地提出要從「傳統運動鞋服行業經營」向「以體育服飾用品製造為基礎,多種體育產業形態協調發展的體育產業化集團」升級。2015年,貴人鳥先是以2.4億元入股虎撲體育,成為第二大股東;再投資2000萬歐元給西班牙足球經紀公司The Best Of You Sports,S.A。

                                8月5日,記者也走訪了位於北京西單的貴人鳥工廠店,發現店內產品折扣低至5折,最低僅59元。據店員介紹,由於工廠店本身性質,價格普遍較低,「我們家月銷量大概幾萬元,處於中等水平,情況好的店可以達到十幾萬元。」

                                2018年10月16日,貴人鳥發佈公告稱,公司將與京東構建戰略合作夥伴關係,在智能物流和供應鏈、智能製造、品牌運營等方面展開深入合作。

                                2018年財報顯示,貴人鳥品牌營銷網絡在全國共布局2873家,其中一線城市零售終端399家,二線城市657家,2018年全年營收同比減少13.52%,共計28.12億元;凈利潤同比減少536.01%,累計虧損6.86億元。

                                上述貴人鳥相關人士對《華夏時報》記者表示,公司將進一步推動多品牌策略的實施,通過傳統貴人鳥品牌深耕三四線優勢市場,利用國際品牌拓展一二線新的市場,線上線下多渠道繼續尋找增長空間。

                                據不完全統計,從2017年起,貴人鳥集團曾多次為旗下子公司提供借款擔保並將股票質押給信託機構,其中包括:渤海信託、廈門信託、浙金信託、陝國投信託和涉及此次借款糾紛的中原信託等多家信託機構。

                                實際上,早在2018年8月,貴人鳥就曾發佈公告表示,將「擇機處置部分體育產業布局資產,盤活存量資產,確保核心品牌運動裝備業務的良性運營」,擬將持有的參股公司康湃思(北京)體育管理有限公司和康湃思(北京)體育諮詢有限公司的股權轉讓給晉江國家體育城市股份有限公司,轉讓金額分別為1.252億元、811.42萬元。之後,貴人鳥不再持有康湃思體育和康湃思諮詢的股權。同時,貴人鳥還擬將持有的虎撲體育13.66%股權作價2.73億元,轉讓給上海鼎點資產管理有限公司。

                                回歸主業「為應對內外環境變化,公司對中長期戰略規劃調整為:專註實業、回歸主業。夯實貴人鳥在傳統運動鞋服行業方面的運營能力,同時以京東戰略合作為契機,加強和互聯網電商平台合作,大力推動多品牌高效運營模式,做實貴人鳥品牌,引進新的國際品牌,提升品牌溢價能力,以進入中高端市場,努力把貴人鳥拓展成為多品牌、多市場、多渠道的體育用品公司。」貴人鳥相關人士對《華夏時報》記者表示。

                                數次質押股權實際上,這並不是貴人鳥首次被凍結股權。早在2018年9月,貴人鳥就曾公告稱,貴人鳥集團(香港)有限公司所持有的1.02億無限售流通股及孳息已被廈門市中級人民法院凍結,凍結時間為2018年9月19日,凍結期限3年,該強制執行申請方為廈門國際信託有限公司。

                                今年7月,貴人鳥董事長、總經理林天福在活動上曾提道,公司將以自有現金、繼續處置非核心主業資產,推進資本運作以及探討新的融資渠道等多種方式相結合籌措資金兌付到期的債務。

                                利潤的持續下滑,讓貴人鳥開始採取關店和處置資產的措施。財報數據顯示,2016年一季度,貴人鳥凈關閉55家店鋪,2017年,凈關閉376家;2018年,新開1438家品牌直營店、關閉1家,加盟代理新開515家、關閉2809家。

                                8月3日,貴人鳥(603555.SH)公布,因陷入借款合同糾紛,貴人鳥集團所持有的公司股份3.25億股無限售流通股及孳息已被福建省泉州市中級人民法院司法凍結及輪候凍結(其中2.87億股被輪候凍結),占公司總股本67.86%,凍結起始時間為2019年8月1日,凍結期限為3年,可能會導致公司實際控制人變更。這對於凈利潤下滑、已虧損6.86億元的貴人鳥來說,無疑是雪上加霜。

                                ■本報記者 黃興利見習記者 鄭婷婷 北京報道持續虧損中的貴人鳥選擇了「回歸主業」,能否改善業績仍是未知數。

                                在2018年首度盈轉虧后,貴人鳥便陷入了業績下滑的泥潭。

                                然而,上述一系列轉型措施並沒有提高貴人鳥的業績,反而持續低迷。2016年,貴人鳥總收入為22.79億元,同比上漲15.74%;但歸屬凈利潤卻同比下滑11.81%至2.927億元;2017年,貴人鳥歸屬凈利潤進一步下跌46.25%至1.537億元。

                                今日关键词:人民日报专访胡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