价格市场-东阿阿胶每年要在市场上采购较多的驴皮-中国农业新闻

  • 时间:

呼格案真凶死刑

外國毛驢來了從山東濟南遙牆國際機場出發,往西北驅車十余公里,穿過一座橫跨黃河的浮橋,即來到養殖戶徐志奎的驢場。這附近幾十畝土地上,聚集了周邊許多養殖戶的毛驢,多的時候數量達上千頭。

「現在的驢皮不值錢咯,不能與過去相比。」徐志奎表示,一張成年驢皮大概有三四十斤,現在每斤的價格是在25元左右,這樣算下來一張驢皮大概在800元到1000元之間。但在最高峰時,一張驢皮可以賣到三五千元。

50多歲的徐志奎是遠近聞名的養驢戶,在當地開設合作社已十余年,他親歷了驢皮價格從飛漲到跌落谷底的全過程。

事實上,按照正常的市場供需關係來說,在驢皮市場低迷的時候,下游需求量大的阿膠廠理應加大採購量才是。但據1℃記者調查發現,目前驢皮需求大戶東阿阿膠卻暫停了驢皮收購。

據1℃記者梳理公告發現,此後的2012年1月、2013年7月、2014年1月和2014年9月,東阿阿膠分別將阿膠的出廠價上調10%、25%、19%和53%,零售價亦作相應調整。有關權威資料顯示,同期,東阿阿膠產品紅標500g,零售價格分別為825元/盒、1098元/盒、1298元/盒和1986元/盒。

「驢皮進口每年均有配額限制,進口驢皮的手續較難辦理,能直接開闢海外貨源渠道的商家並不多。」徐志奎說。

東阿阿膠負責河南、湖北和湖南區域毛驢銷售以及驢皮回收業務的人士反覆向1℃記者確認,目前公司已暫停收購驢皮,「如果一定要賣給我們,可以直接先銷售給公司的驢皮供應商,現在的收購價是25元左右/斤。」

從原料驢皮到銷售終端,東阿阿膠追求掌控全產業鏈。公司2018年年報表明,「從掌控驢皮收購終端,到下游OTC藥店市場,東阿阿膠形成了全產業鏈掌控的模式。」

在上游驢皮市場端,鹽干驢皮的價格亦持續上漲,平均價格由2012年的35元/斤漲至2014年125元/斤。

2014年至2017年,驢皮價格有所回落,最低時每斤在40元左右。但研究畜牧業經濟的中國農業大學經濟管理學院博士研究生李傑,在經過實地調研后發現,驢皮價格又在2017年初漲至最貴約90元/斤。

目前,有些養殖戶已開始自謀出路。在見到1℃記者的當天,徐志奎還專門去當地工商部門領取了新的合作社營業執照,他之前變更了合作社的業務範圍,新增加了「驢奶及阿膠的加工銷售」,「現在驢皮價格這麼低,與其觀望等待市場回暖,不如我自己加工成阿膠對外銷售。」

據徐志奎介紹,2009年他剛入行時,驢皮的價格一斤不足10元,「當時驢皮販子過來收購驢皮還不是論斤賣,都是按照張數來計算。」彼時,在下游需求端,採購大戶東阿阿膠的阿膠產品還沒有進行大規模提價。

此後的2016年和2017年,東阿阿膠繼續上調產品價格。2016年11月,東阿阿膠宣布對東阿阿膠、桃花姬阿膠糕和復方阿膠漿的出廠價分別上調15%、25%和28%;2017年11月,東阿阿膠又宣布對東阿阿膠、復方阿膠漿出廠價上調10%和5%。

彼時,國內驢皮價格高昂,許多阿膠企業和驢皮貿易商看到巨大紅利,紛紛將目光瞄向國外,「滿世界找驢」,繼而引發了驢皮進口之風,東阿阿膠亦開設埃塞俄比亞原料基地。

據了解,有新疆、山東的養驢戶正在推行驢奶產品的市場銷售。一名新疆養驢戶對1℃記者介紹,當地存欄的肉驢主要以母驢為主,母驢除了可以孕育驢駒之外,還可以產奶銷售。

目前國內阿膠企業眾多,而龍頭企業則有東阿阿膠、福牌阿膠等。據媒體報道,東阿阿膠在阿膠系列產品市場,佔據的市場份額較高。按照一名與東阿阿膠合作過的養驢戶的說法,「(東阿阿膠)如果不控制住相應的原料驢皮,恐怕無法支撐如此大的市場份額。」

東阿阿膠內部人士透露,這裏的原料倉庫堆積了約800噸驢皮。作為熬制食用阿膠的原料,工人們如此晾曬驢皮,東阿阿膠有關人士也認為「並不符合規定」。

徐志奎是一名資深「驢倌兒」,據他介紹,毛驢的繁殖力並不強,四年生三胎或三年生兩胎,每胎一個,要養一年多才能出欄,「天然的哺育因素,直接導致養驢產業無法大規模化。」

東阿阿膠僅對存貨中的原材料進行了披露。據東阿阿膠近年來的年報,2017年、2018年東阿阿膠的存貨賬面餘額分別為36.07億元、33.69億元。據年報披露,存貨包括原材料、在產品、庫存商品等。年報顯示,2017年、2018年,東阿阿膠存貨中原材料的賬面餘額分別為19.54億元、18.22億元。

阿膠產能大戶暫停收皮驢皮是阿膠企業用來熬制阿膠的主要原料,很多驢皮商人認為當前市場上驢皮價格的低迷,與東阿阿膠等大型阿膠企業不再大規模收購驢皮有關。

1℃記者以驢皮市場為切入點,通過實地調查,試圖還原這些問題背後的內在邏輯。

2016年驢皮價格高峰時期,驢的價格亦水漲船高,當時很多農戶希望通過養驢賺錢。然而現實來看,許多養殖戶的希望似乎「落空」。

養驢虧損背後新品待掘驢作為傳統農業生產工具養殖歷史悠久,曾經在家庭畜牧飼養中佔有絕對優勢地位。但上世紀九十年代末期至今,驢作為傳統役畜在現代農業生產中所處地位逐步弱化,對驢肉、皮、奶等經濟價值的開發成為養殖的主要目的。

驢皮市場低迷的行情很快開始顯現。2018年8月,據甘肅省畜牧業產業管理局相關人士發表的《甘肅省驢產業發展現狀及問題》論文稱,進入2017年10月之後,一方面受新環保政策的影響,包括山東某阿膠廠在內的部分阿膠生產企業國內驢皮收購數量銳減;另一方面國內市場高昂的驢皮價使得生產企業不得不另闢蹊徑,從非洲及西亞等地進口驢皮,嚴重打壓了國內驢皮市場,市場驢皮價不及兩年前的1/4,目前成年驢皮市場價格維持在650~800元左右。

作為阿膠系列產品的生產大戶,東阿阿膠每年要在市場上採購較多的驢皮。不過,最近,1℃記者接觸的多位東阿阿膠負責內部採購的人士均表示:「公司已暫停收購驢皮。」

隨着阿膠價格暴跌,其背後的驢皮價格也暴跌70%左右。究其原因,是國外毛驢進口的衝擊還是國內阿膠產業的不景氣?

一年後的2011年1月,東阿阿膠宣布阿膠塊產品出廠價上調幅度不超過60%。上述判決書表明,東阿阿膠產品紅標500g,2011年1月零售價漲至750元/盒。

7月26日,東阿阿膠內部權威人士獨家對1℃記者透露,公司目前庫存有3000多噸驢皮,都是在2016和2017年從市場上收購而來。彼時正是驢皮行情頗為瘋狂的時候,市場價格處於高點。

2015年11月,東阿阿膠宣布對東阿阿膠、桃花姬阿膠糕以及復方阿膠漿的出廠價上調15%,零售價亦作相應調整。資料顯示,同期,東阿阿膠紅標500g達2365元/盒。

據山東當地多位養殖戶以及驢皮貿易商介紹,市場上驢皮的價格真正漲起來,是在2015年之後。彼時價格高峰階段,一斤驢皮能賣到上百元,整張驢皮價格可達3000至4000元,有較大的驢皮甚至能賣到5000元。

國家統計局數據顯示,從1996年至2016年,國內驢的存欄量由944.4萬頭銳減至259.3萬頭。其中,內蒙古、遼寧、甘肅和新疆系養驢主要省份,驢存欄量排名靠前,分別為75.5萬頭、49.9萬頭、36.5萬頭和20.8萬頭。

據上述東阿阿膠內部人士透露,「公司驢皮收購有三種形式,第一是自采,第二是供應商配送,第三是屠宰場自留。目前供應商提供的驢皮佔比達80%。」

有許多養殖戶對當前的驢皮和驢肉市場感到焦慮。東阿縣的多位養殖戶告訴1℃記者,據說本地的大阿膠廠驢皮存貨已非常飽和,「他們說三年左右都不會收購新的驢皮。」徐志奎預測,「可能也得再過兩三年,驢皮緊張的局面才能得到緩解。」

7月26日,1℃記者前往東阿阿膠總部,該公司內部權威人士證實,公司確已暫停收購驢皮,預計今年8月底9月初開始恢復收購。

據1℃記者走訪山東濟南、聊城等處的養驢合作社發現,當地養殖戶大多處於虧本經營狀態。

為了確認上述人士的說法,7月24日,1℃記者又以養驢戶的身份致電東阿阿膠驢皮供應部,詢問目前東阿阿膠是否還採購驢皮,一名女性工作人員給出明確答覆,「現在是暫停階段。」

徐志奎說:「現在是驢皮價格的低點,跟過去幾年飛漲時的情況不能比。」驢場大棚的地上擺滿驢皮;驢皮倉庫內,也擺放着幾堆腌好的干驢皮,有2000餘張。徐志奎說,驢皮的儲存方式有冷藏和鹽干兩種,「鹽干是許多阿膠廠目前慣用的儲藏驢皮的方式,如果環境通風,溫度適宜,可以儲存兩三年。」

近段時間,東阿阿膠(000423)(000423.SZ)在連續12年保持業績高速增長之後,2019年上半年成績單遭遇「滑鐵盧」,這成為資本市場持續關注的焦點。

從2010年算起,長達8年的時間內,東阿阿膠持續提價的底氣又從何而來?

吳綿強[國家統計局數據顯示,從1996年至2016年,國內驢的存欄量由944.4萬頭銳減至259.3萬頭。其中,內蒙古、遼寧、甘肅和新疆系養驢主要省份,驢存欄量排名靠前,分別為75.5萬頭、49.9萬頭、36.5萬頭和20.8萬頭。]

7月25日,1℃記者前往東阿阿膠位於東阿縣城的一家驢皮倉庫調查發現,這裏空曠的水泥地面上,堆積了大量驢皮。

「曾經有那麼一兩年時間,走私驢皮比賣毒品還掙錢。」一家大型阿膠企業負責原料驢皮的人士告訴1℃記者,該公司以前亦向十幾個國家採購驢皮,2016年和2017年下半年,國外一頭驢的價格僅500至600元人民幣。因此很多人進入中亞等國家宰驢剝皮,運回國內。

不過有養驢戶亦感到擔憂,對於國內的許多消費者而言,牛奶製品才是首選,驢奶的口味以及營養價值仍無法被消費者所接受,要想開發驢的其他產品附加值,任重而道遠。

上述女性工作人員進一步表示:「目前我們(公司)的新倉庫還沒有建設好,驗收還未完成,預計到第四季度才能弄好。(目前)這邊倉庫無法使用,所以還得暫停一段時間。」對於外界所說的東阿阿膠公司有許多驢皮存貨還未用完的說法,上述女性工作人員稱,「這也是一方面(的原因)。」

2010年1月,東阿阿膠對外宣稱對阿膠塊產品價格上調20%,理由是毛驢的存欄量逐年下降,驢皮資源日趨緊張,導致原料收購價格不斷上漲。山東省一份法院判決書中的零售價格清單顯示,東阿阿膠產品紅標500g,2010年1月由243元/盒漲至403元/盒。

此前,有阿膠企業宣稱,「一頭驢就是一個小銀行」,但山東當地的養殖戶向1℃記者表示,他們想通過養驢賺錢,頗為不易。當地養殖戶給1℃記者算了一筆養驢經濟賬:首先需要購買驢駒,價格在四五千元。飼養10個月左右後,驢駒才能長大出欄待售,行情好的時候可以賣到1萬元左右。飼養成本在2000元左右,主要是草料、場地租賃、水電以及人工工資等。這樣算下來,除去購買驢駒的成本和飼養成本,農戶養殖一頭驢能賺兩三千元左右。

雖然東阿阿膠否認掌控驢皮市場,但1℃記者調查發現,其公司內部的驢皮庫存量頗為龐大。並且,外界無從知曉東阿阿膠到底囤積了多少驢皮,公司年報亦未對此進行詳盡披露。

1℃記者現場看到,這裡是一片被居民區包圍的露天晾曬場,一邊是一堆堆被藍色雨布包裹着的驢皮,另一邊工人用叉車將驢皮卸至空曠的地段晾曬。在夏季太陽的炙烤下,驢皮散發著難聞的味道。

驢皮在整驢價格中約佔三分之一,當前低迷的市場環境,直接影響着養驢戶的養殖熱情。

「國外大量的廉價驢皮入境衝擊,與國內驢皮存在價格競爭。」上述阿膠企業人士告訴1℃記者,二者互相降價,國內驢皮價格持續回落。

「現在驢皮價格低迷,驢肉每斤的價格才12至13元,一頭四五百斤重的成年驢售價才五六千元錢。現在如果賣了全部的毛驢,將出現大額虧損。」劉立寶說,「早知道我就不幹這一行了。」

「說句良心話,我過去通過銷售驢皮確實掙到了錢,但這兩年驢皮市場的行情確實大不如前,主要還是下游阿膠廠基本不再收皮了。」一位養驢戶對1℃記者稱。

除了山東之外,甘肅當地亦出現了類似情況。據上述甘肅省畜牧業產業管理局相關人士的調查,2018年6~8月,在市場收購驢駒全舍飼養殖情況下,一頭驢從130kg左右的驢駒育肥到250kg出欄,養殖戶平均虧損2000元左右,「嚴重挫傷了養殖場(戶)的積極性,對自繁自育、有放牧條件的養殖戶影響相對小一些,但與養殖牛、羊等其他草食畜相比,仍然無利可圖。」

轉眼進入2019年,時值大暑節氣,驢皮市場行情稍有些回暖,但仍在低谷期徘徊。

東阿縣農戶劉立寶在2017年底開始養驢,那會兒行情還沒有那麼差。劉立寶提供的相關驢場資料顯示,場里有360餘頭驢,每年需要支付10萬余元的場地租金給村委會。此外,劉立寶說,每個月還需要幾萬元的草料和人工等成本。

然而從2010年開始,在長達8年的時間內,東阿阿膠持續提價十余次。據1℃記者調查發現,東阿阿膠的提價與市場的驢皮價格上漲或存在關聯。

對於養殖戶所指「東阿阿膠掌控原料驢皮市場」的說法,7月26日,東阿阿膠內部人士對1℃記者予以否認,「我們不會掌控驢皮,也不可能(掌控)。」

近年來,在市場的培育之下,阿膠已成為與人蔘、鹿茸齊名的中國傳統滋補品,東阿阿膠更是受到追捧,價格一路瘋漲,被稱為「葯中茅台(600519)」,幾乎到了讓人「吃不起」的地步。

在暴利的誘惑下,許多不法貿易人士冒險走私國外驢皮。中國裁判文書網搜索「驢皮走私」等關鍵詞,可看到許多走私驢皮的案件。

第一財經1℃記者多方調查發現,在其成績跌入低谷的同時,曾被炒上天的阿膠原料驢皮的市場也是一片哀鴻,遭遇史上價格最低點。

今日关键词:老人跟团游中猝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