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创新-相信科技和资本两个行业能很好地融合在一起-五寨新闻

  • 时间:

金莎电话开导粉丝

第一,這種題目是有標準答案的,本來沒什麼出彩之處,你這麼一問出出了。標準答案是科技和金融都重要。科技本身發展需要經濟的支持、金融的支持,經濟本身的發展依附於科技上。

陳孝良:第一個問題是科技和資本到底哪個比較重要。

方越:目前情況,將來十年,科技會更重要一點,同時資本也很重要,市場也非常重要。

第二個問題是科技初創公司怎麼看待資本?

主持人 雷傑:下面請聲智科技創始人陳孝良總談談您對這個問題的看法和認識。

這些方面,其實資本和技術都是相輔相成的作用。當然,技術也給資本實現了規模效應和邊際效應,讓資本能爆發性賺到很多錢,這樣兩者互動起來就是良性互動。

中國「科」公司峰會的第一場圓桌論壇正圍繞這個主題展開。

主持人 雷傑:感謝各位嘉賓的精彩分享,奉獻了一場乾貨滿滿的對話,相信在座的各位也收穫頗豐。我們上午的會議到此就先告一段落了,請各位稍作休息,下午兩點整,我們將帶着更多的思考與大家共同關心的話題,繼續進行現場分享!

這個過程中,孕育了科技和資本互動的機制,對於金融機構而言,一定需要一些技術,大數據的方法,人工智能的方法,去識別什麼樣的科技公司真的是好的科技公司,對於科技公司而言,也需要做一些Tecfin的事情,用自己的方法論去獲得資本方的關注。

相信科技和資本兩個行業能很好地融合在一起,國內經濟的騰飛也是很快就能驗證的過程。謝謝!

第二,科技和資本里還少了一個比較重要的維度,即市場。資本是逐利的,最終產品市場情況或市場潛力更加重要。現在我在看海外帶來的兩個項目,一個是到了爆發點,但還沒有完全市場化,這時候需要很多資金去做樣機,接訂單,市場全部是在中國,所以現在很樂意來到中國,根本不考慮硅谷。還有一個公司只有科技,連在中國的團隊都沒有,我們帶他們去見了市場上很多著名的投資人,包括在座一些基金,反映非常好。在這種時候,市場對他們的吸引力相當大。

從我個人來看,科技、資本、勞動、土地、組織管理、信息都是重要的生產要素,每個生產要素都非常重要,在當前形勢下,科技和資本,特別是在新經濟狀態下,它的作用非常突出。我覺得科技還是根本的發展動力,因為畢竟科技是驅動整個生產力進步,最終方向還是要按照生產效率的提升不斷去拓展整個科技和資本的搭配。但資本也是其中非常重要的驅動力,資本很好地解決了科技在研發投入過程中,以及在科技商業化過程中非常重要轉化的驅動。特別是在硅谷成功經驗里看到,資本實際上是對科技的助力也超過原先傳統科研體系對科技的價值認知。所以科技怎麼更好地尊重資本,怎麼更好地認識到資本的價值,也是當前我們國內整個經濟能夠快速發展非常重要的因素。

賈西貝:我們現在估值是8個億。主持人 雷傑:還是比較良心價。在座各位也有很多投資機構,下一步可以多交流,雖說現在是資本寒冬,一級市場募資困難造成估值下降,但最近也有一個現象,因為科創板的推出,科創板高溢價推高一級市場部分企業的估值,所以8個億還是良心價。

根據中國創業板經驗來看,首批集中上市的企業漲幅會是比較大的,之前創業板經驗平均漲幅接近100%,換句話說現在打新成功的話,首日基本上可以翻倍的。現在科創板是不是創業板的3.0呢?不是,是真正的1.0,就是中國真正的納斯達克。我們在研究時,包括政策宣講時,投資者教育時,也很明確對標,它就是中國的納斯達克。科技跟金融什麼重要?這時候金融可能更重要,因為你是短腿的,科技發展再快,如果沒有資本的助力,真的做不好。所以從最高層的提出到現在的發展,科創板被寄予厚望,科創板未來發展肯定是前途無量的。未來一周、一個月或今年下半年,可以預計的是科創板還會依然非常火爆,非常成功。火爆,從投資熱情、打新熱情、資金量、關注度可以體現出來。成功,肯定會成功,不用太多懷疑和質疑中國有集中力量辦大事的能力。

主持人 雷傑:陳總認為資本投資的公司有錢,科技公司有才,估計很多從事資本的人也有不同的看法。你們公司獲得了多少資本的加持?現在估值多少?

新浪財經訊 7月16日,由新浪財經主辦的中國「科」公司峰會在北京千禧大酒店舉行。來自監管層、上市公司、科創企業以及PE、VC行業的400餘名嘉賓共聚一堂,就「科創時代的企業創新和政策護航」、「科技+資本or資本+科技」等主題展開熱議,共同探討中國經濟的未來力量!

付立春:我關於科創板近期研究成果比較多,從去年10月5號寫了50多篇文章,彙報過自己的想法,也給過建議,包括一些投資,包括企業的規劃也都有,現在也在蜻蜓、財經上有科創板的課,未來可能新浪也也會有更多的互動,包括很多文章現在在新浪微博上也有。

本次論壇由中財龍馬投資董事長雷傑主持,國科嘉和管理合伙人王戈、金晟資產國際業務總監方 越、中國市場學會金融學術委員、東北證券(000686)研究總監付立春、聲智科技創始人、董事長兼CEO陳孝良、華傲數據董事長賈西貝、同盾科技副總裁兼CFO陳達亮參与討論。

陳達亮:原因很簡單,第一,公司現在不缺錢。第二,整個亞太區投資人普遍是比較逐利的,一旦設定一個上市的預期,可能就會有很多資本方考慮短期的套利,但對於科技發展而言,長期的投入才是最重要的。所以從這個角度來講,雖然早晚會上市,但這不是我們現在考慮當務之急的事情。

主持人 雷傑:下面請同盾科技陳總談一談你對這些問題的看法。

第三,作為一個成熟的產業,自己產品做得很好,而且有一定規模,產業鏈布局前後是OK的,現在中國大部分情況不是這樣的,因為一輪下來之後,沖不到這個估值,我也跟着投,自己延伸一個投資公司,通過併購來把這個東西估值撐起來,為下一輪融資再做準備,極少數公司出現這種現象,也是中國特色,這一點也需要時間跨度把這個泡沫去掉,讓時間去檢驗。

陳孝良:大概是3個多億人民幣,估值在15個億左右。

資本在這裏起到重要的加速作用,有的東西可能靠政府投入、靠滾動發展,需要漫長的十年、二十年才能產業化。但近些年風險投資比較活躍,很多技術的產業化過程非常快,如人臉識別、VR/AR等技術,從實驗室里做出來,從科研突破到大規模日常生活中能見到,甚至縮短到五年以內、三年以內,甚至一兩年時間全面鋪開,也是資本藉助技術給全社會造福的一個方面。

陳達亮:未來十年考驗的是資本的耐心和科技真正的含金量,只有真的科技才能夠為資本帶來增值。

主持人 雷傑:感謝付總,我總結一下您的觀點。

陳達亮:你講得很對,投資者肯定有預期,要變現,但變現有兩種,第一種同盾今天股票是4美金,明天是20美金,他也實現了增值。第二種是一定要把股票賣了才能實現增值。對於科技企業而言,前一種股東更重要。如果今天同盾所有股東都跟我說三年之後要退出,就不敢做長期的投入,如果這樣公司科技含金量就會打折扣。很幸運,我們股東都願意陪我們走得更遠一點。

下周掛牌的25家首批企業目前沒有一家虧損企業,雖然搞了註冊制,可能在科創板制度設計彈性上需要更加大一些包容度,能夠讓一些真正具有科技含量,在眼前還不能實現盈利的,未來具有非常好的增長前景的優質企業能夠在科創板獲得資本的加持和大家持續的關注。

之所以同盾這幾年發展比較好,有幾點很重要:同盾在科技上有自發投入。2019年,同盾把整個收入80%投入進研發,再加上投資機構給了我們1點多億美金,導致這個過程中有一個良性互動,投資者不會虧太多錢,我們自己也能養活自己,沒有股東進來也能成長,如果有股東進來我們成長更快,處於相對比較健康的狀況。

賈西貝:資本、技術和科技在產業化方面缺一不可,從整個國家科技發展方面,有很多科研資金和國家資助資金是另外一回事。其實一個技術從理論上把它做出來,到實驗室里把它做出來,到最後形成大規模產業化,間隔了幾十年漫長的過程。尤其是當實驗室里做出來以後,再到大規模產業化,沒有資本幫助,很多技術並不真的能夠產業化,這是很漫長的。所以從這個角度上來講,沒有資本的加持可能很多技術的產業化很難發展起來。如果沒有技術的進步,資本也沒有載體,也是無源之水、無本之木。

第三,現在中國資本不單單是市場,還有資本量對一些科技公司的吸引力也是相當大的,包括國外公司,一個是追求市場,同時又想來到中國落地,看到中國這麼多資本,這兩個條件符合的時候,對他們的吸引力就非常大。

如果科創板用傳統方法、理念去做的話,可能失敗概率會更大一些,有嚴格的退市制度,失敗以後可能會造成沒有辦法挽回的損失,而且科創板退市率很高,不要說跟A股比,A股退市幾乎可以忽略,如果參照美國,可能歷史平均10%-20%的退市率,香港是2%/年。遊戲規則完全不一樣。

我們現在注意到有一些科技企業變得比投資機構還有錢,有些未上市的科技企業獲得資本市場過度的追捧和加持之後,融了太多的錢,之後科研市場又不需要那麼多錢情況下,他們轉向去做投資了。對這種現象,也請各位分享一下看法。

方越:第一,資本和科技相輔相成,特別是到了科技在市場上推廣的時候,資金需求量顯著增加。到了企業科技市場化時,對資金的需求量增加時,資本的作用就會很大,不但是資金的需求量,還有投資人,特別是戰略投資人對企業的影響力也會增加。所以在中後期時,資金的需求還是非常重要的,同時也推動了科技的發展。

主持人 雷傑:你的股東可能聽到這個消息,感覺會比較複雜,因為投資人的錢都是有期限的,資本有推動科技創新良好的願望,同時也有逐利的本質,還有期限,幾個訴求在投資時都需要獲得滿足,才能跟企業做一個非常好的配合和默契。

今天是資本和科技,請各位嘉賓一句話表明自己的觀點,在科技企業發展過程之中,是資本重要還是科技重要?

王戈:剛才討論很有意思,我說三個觀點。

「當今世界,科技創新已經成為提高綜合國力的關鍵支撐,成為社會生產方式和生活方式變革進步的強大引領,誰牽住了科技創新這個牛鼻子,誰走好了科技創新這步先手棋,誰就能佔領先機、贏得優勢。」「科技競爭就像短道速滑,我們在加速,人家也在加速,最後要看誰速度更快、誰的速度更能持續。」習近平總書記用形象的比喻論述了「科技水平影響民族興衰,創新能力關乎國家命運」的重要性,也為搶抓機遇,加快科技創新,推動高質量發展提出了明確要求。

未來怎麼發展?資本市場快速成熟,特別是科創板快速開板,而且馬上開市,未來會怎麼樣?成熟的市場會怎麼樣?美國和香港經驗,肯定會出現一些分化,不排除未來會有一些破發,之前出現過破發情況,但這樣更考驗企業科創含金量、基本面和規範度,以及專業中介機構穿越能力。所以未來的發展不能用A股,甚至傳統A股當中創業板的思維去做,我們畢竟是一個50萬的門檻,這是一個專業投資者的門檻,不是資金量的門檻,這個更重要一些。這時候投資思維、理念、投資專業深度研究能力、盡調能力、風控能力等等,提到前所未有的高度。

主持人 雷傑:你們融資3-4億美金,發展這麼好,為什麼不上市?

在中國更複雜的是模式類的,完全是資本驅動。但是硬科技類,我覺得科技是非常重要的,換而言之,有高科技壁壘的是所有企業最根本的東西,應該回到本質。金融這部分無非是起跑器、助跑器、加速劑、催化劑、變壓器,起到是這樣的作用,最核心是企業回到兩個本質,確實有技術壁壘,東西好用,而且能為市場、被客戶承認,最終為投資人賺到錢,最後財務指標在三表上反映出來。如果這個東西沒有流水,肯定有問題。在中國區分成不同的細分跑道和不同時機,科技和金融這兩個方面起到的作用性又不一樣。

第二,科技和資本兩個行業要互相學習,因為科技和資本事實上是現在人才最聚集的兩個行業,也是學習能力最強的兩個行業,但也是長期在東亞文化中比較對的行業,因為科技公司總是認為自己比較有才,資本公司一直很有錢,這兩個有一定的衝突,科技公司應該率先走出一步,科技公司放低姿態,很好引入資本,尊重資本對科技、對整個方向、對商業化的建議,也藉助資本的力量,加速科技的發展。這一塊科技公司要做得更多一點,要在學習方面做得更充分一點,否則兩者之間總是出現一些認知的差異,實際上認知差異是對整個科技和資本融合造成很大阻礙的。

(結束)

主持人 雷傑:是金子總要發光。感謝各位嘉賓的精彩分享,也感謝各位聽眾耐心的聆聽。本次論壇到此結束,謝謝大家!

以下是圓桌論壇實錄:主持人 雷傑:在資本和科技相互作用之中,推動一個企業發展過程中,相互作用是什麼關係?誰更為重要一些?各位企業都獲得資本的加持和青睞,如何吸引資本,如何讓資本能夠讀懂企業的故事?

我也分享一下,科技、資本是避不開科創板這個主題。我理解,科創板是我們國家科技產業的延伸,硬科技產業思維指導下一種資本市場的再現,從100多家受理申報企業來看,目前還沒有一家模式創新企業,都是硬科技、製造業。

眾所周知,科技創新離不開資本的加持,二者合力才能將創新推向市場並最終轉換為經濟增長。然而,科技和資本究竟誰撬動了誰?在全新的歷史階段,他們的關係是否能延續之前的模式?在中國,到底是資本稀缺還是創新稀缺?

付立春:科技是第一生產力,是根本、長期的動力,但在現在這個階段,也根據經濟學定律,可能資本更稀缺一些,科創板代表整個創新金融的體系會更重要。

第二,在中國,這個問題比較複雜,中國目前這幾年情況跟美國相比、成熟市場相比,不大一樣,中國泡沫期非常嚴重。在美國,70年風投,到現在知道兩三千家活躍機構,中國幹什麼,什麼一下就起來,過去三五年內超越美國70年歷史很多倍,造成在這個行業里太多了,就會形成泡沫。另外對科技來講,如果沒有泡沫,本身這個啤酒不好喝,大量錢進去以後,把一個行業迅速催生起來,比如AI、大數據完全泡沫。這就是現在一個過程。對還是錯呢?有其客觀原理,沒有這樣的泡沫,諸位也催生不起來,但絕大部分人肯定要死的。

總之,多學習,做好自己的基本功,迎接歷史最大的機遇,把風險降到最低。

陳達亮:同盾在整個資本市場上挺受投資人眷顧的,前後拿了3-4個美金,現在的估值,站在今天是過百億人民幣以上,已經是獨角獸了。

陳孝良:科技和資本的融合現在更為重要,期待科創板開板能給科技和資本融合帶來更好的樣板,期待我們經濟越來越好。

任何一件事情如果想贏得別人的理解或別人的尊重,首先還是要改變自己,從自己做好。有兩個方面:

主持人 雷傑:你們現在估值多少?

而在過去的十年,在創新引領和資本加持之下,誕生了滴滴、美團、騰訊、阿里等ToC模式的創新型企業,但隨着中國經濟進入新的發展階段,創新驅動成為經濟最大的驅動力,這其中,科技創新的位置愈發重要,它肩負着中國實現大國崛起的歷史重任。

關於資本和科技,今天的產學研體系,從科技到資本的變現跟很多年前發生了根本性的變化。二十年前,在西方的麻省理工大學等很有名氣的學校,通常一個技術先在學校里研究,生產一個產品再去大規模生產,這是傳統產學研體系。在原來體系下,資本是小小的撬動,給一個大學幾百萬投研經費,研究出來一個東西,就可以社會化的量產,然後博得資本的收益。

到底是資本+科技還是科技+資本,我自己的感受是現在產學研體系下,資本可能比科技更重要一點點,因為今天的投入不是從實驗室里的科技開始投入的,而是從不同的場景生態去布局開始投入的,所以資本可能是那個雞,先有雞後有蛋,資本和科技的重要性是一樣的,但比早一步。

第一,科技公司也要真正證明科技的價值,特別是科技行業從業人員對技術趨勢的認知、對技術的認識,如何證明這個事情?不能說科技公司比較自嗨,或我們在自己的小圈子裡做這個事情,整個產業鏈看來還是有一些缺陷,這是我們必須要在市場上證明,任何一個好的技術必然能夠在市場中很好的落地,為我們生活帶來很好的改善,這時候科技公司要有所證明才能贏得資本的尊重。

所以我今天在這裏也非常幸運,將來的十年屬於科技和資本兩個行業的交界處時,我覺得將來十年這個機會是相當好的。

主持人 雷傑:二級市場經常講一句話,要進行投資者教育,謝謝陳總也對一級市場投資者也進行了一次教育,讓我們聽到一些新穎的觀點和看法。

但今天中國,乃至整個世界主要的科技發展不是從大學里來的,比如阿里巴巴、螞蟻金服、京東、百度,很多時候是在場景的應用當中去培養一些新的科技的東西,這些東西反過來當被驗證是一個成功的東西,商業上能賺錢,能夠獲得資本青睞,才會反過來回到大學里做進一步研究。換而言之,傳統產學研體系在今天已經發生了根本性變化,這就帶來一個問題,原來資本如果只是投到科研機構去,集中性比較高,意味着出成績可能性比較大,研究東西出來的可能性比較高。但今天如果把所有資本投到這個行業里、投到應用場景里、投到跨行業跨領域中小微企業里,對資本而言風險增大,因為投資不再像原來那麼集中。這個過程中,對資本的考驗會更高,是否真正能夠投准一個行業。就像早些年有些投資機構投了20個P2P,覺得總有一個能上市,最後沒有一家真的能夠上市,所以對投資者要求更高。

主持人 雷傑:陳總的觀點讓我耳目一新,頭一回聽到來自企業主要負責人提到的資本在企業的作用比科技更為重要,確確實實是刷新我三觀的一個看法。您的企業什麼時候上市?

陳達亮:我們還沒有上市時間表,我們有十幾個股東。

王戈:這個問題很大,簡單回復一下,普遍來講現在是高,還在泡沫期,基本上降不下去。長江後浪推前浪,現在AI泡沫剛完,最底層VR/AR、P2P人人喊打,P2P從7000家到70家,AR在下降空間中,下一輪估值要漲,布點局,高的時候趕緊退出的,比如腦神經,腦機接口最流行,我們布了三四家,等着兩三年把這個泡沫炒起來。整體泡沫比較多。

主持人 雷傑:總結的非常全面。你們企業這幾年一共獲得多少資本的投入?

第一,科創板將會非常火爆。第二,科創板首日期待翻倍行情,打新。這是估值能力,對這個股票價格如何判斷,能漲到多少,是掙錢最核心的一種能力。

主持人 雷傑:付總是中國市場學會金融學術委員、東北證券研究總監,既有學術,也跟市場相結合,證券公司主要是在做公開市場、二級市場研究,探討資本和科技話題,想請教您一下關於科創板,因為科創板下周一掛牌了,在座各位很多投資企業下周一就去敲鐘了,我本人也要過去上市簽約了。請您談一下科創板作為上市公司科技和資本的雙重載體,對推動科技創新的一些作用,另外對科創板開板如何預測?

主持人 雷傑:從當前一級市場情況來看,您剛才提到了泡沫,現在估值是高還是低還是合理?

賈西貝:我們這幾年獲得資本投入將近1個億。

從技術在實驗室做起來,使其成為可能,資本還有很強的篩選作用,也是引導作用。每年國際頂級學術會議、學刊上論文非常多,其中不超過1%的論文里成果最後實用化、產業化,這麼多科研成果,包括實驗室里做出來的東西,哪個真正能產業化,哪個過程中不太適合產業化或還沒有到這個階段,資本在過程中起到篩選作用。因為資本逐利本性,在這裏篩選出短期能成功產業化、能賺錢的技術。

賈西貝:我說一個願望,也希望是一個預言,科技讓資本賺更多的錢,資本讓科技更好的發展。短期可能資本對科技來說蠻重要,但長期一定科技最重要。

王戈:實體經濟+創新科技+現代金融結合是中國的未來。

換一個現在角度,請做投資的這批人談一談科技和資本在推動一個企業發展過程中,誰重誰輕,相互作用怎樣展現的?

今日关键词:不救人司机被刑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