汇源农业-汇源集团在全国多地展开了农业项目的规划与投资-国际新闻频道

  • 时间:

熊黛林夫妇带女儿

儘管可口可樂的收購計劃擱淺,但匯源布局上游農業的計劃沒有停止,這也成為了匯源多米諾骨牌倒塌的一個重要原因。

記者梳理髮現,截至目前,匯源已經在全國落地20多個農業產業園區,地跨黑龍江、遼寧、山東、河北、陝西、江蘇、雲南、新疆等,它們多隸屬於匯源農業公司。

在集中的立項和建設之後,匯源不少農業大項目在中途便擱淺停止。

2018年7月20日,港交所再次發函稱,倘若匯源果汁未能於2020年1月31日前達成復牌條件,則港交所上市部將建議展開取消其上市地位的程序。

多則數十億,少則數十萬,近十年間,匯源集團在全國發起的農業項目數不勝數,它們多落地在經濟欠發達地區,且背後均有各地政府招商引資的背景。

1992年春天,朱新禮辭掉公職,接手了一家負債纍纍、已3年發不出工資的縣辦罐頭廠。

如今,雖然「淄博彙源」的招牌仍被貼在東里鎮廠區門口,但工商資料顯示,朱新禮起家所創辦的淄博彙源,已經處於「吊銷,未註銷」狀態。

圖片來源:沂源縣政府網站截圖

大農業項目激進擴張終成拖累

匯源果汁的退市危機牽出了整個匯源集團的資金困境,而對於農民出身的朱新禮來說,這一切肇始於他對上游農業產業的執着。

朱新禮老家的匯源廠區內雖有匯源的牌子,但他已不再是這裏的主人。

匯源集團工農業循環經濟寧津示範區,按計劃,該項目將集工業、農業、貿易服務業於一體,總投資額106億元;

來自匯源集團內部的消息稱,關於外界對朱新禮和匯源的報道,和實際情況多少有偏差。不過,對這個「果汁巨頭」來說,缺錢卻也是不爭的事實。匯源果汁2017年中報顯示,其總負債規模已達115.18億元。

幾年前,匯源方面從老李的公司購置了上千萬元的果苗,用於在陝西千陽投資的蘋果苗木示範基地項目。而本應在2018年到期的賬款,匯源方面卻一拖再拖。截至目前,老李稱匯源方面還欠他100萬元。

永新實業的全稱是山東省永新實業有限公司。從工商資料來看,朱新禮在這家公司持股60%,朱新禮的女兒朱聖琴和朱新禮的三弟朱新學分別持股20%。這家公司的主要業務是為匯源提供紙箱等包裝產品。

2007年以後,匯源集團在全國多地展開了農業項目的規劃與投資。2011年,匯源開啟布局有機農業項目。2013年,成立北京匯源農業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匯源農業公司)成立,與匯源果汁、匯源果業、匯源投資、匯源金融共同構成了匯源集團的5大產業板塊。

同年6月,匯源集團的前身「山東淄博彙源食品飲料有限公司」成立。朱新禮自籌資金,利用補償貿易的方式,從德國和瑞典引進了全球先進的濃縮果汁生產線和無菌冷灌裝生產線。

本文首發於微信公眾號:每日經濟新聞。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和訊網立場。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請自擔。

匯源官網對農業板塊的介紹。圖片來源:網頁截圖

由於擴張野心越來越大,匯源農業項目背後的投資規模亦十分驚人。

留給匯源果汁的時間,現在恐怕只剩不到半個月了。

而早在申請對朱新禮和匯源集團強制執行之前,國民信託就已成為匯源系多家公司的控制方。

1994年1月,山東淄博彙源食品飲料有限公司北京分公司註冊成立。9個月後(1994年10月),朱新禮帶領30餘人的隊伍來到北京順義,正式創辦了北京匯源食品飲料有限公司。

儘管從2009年到2016年,匯源果汁營收規模從28.3億元上升至57.4億元,但在這8年的時間里,匯源果汁有7年的扣非凈利潤都處於虧損狀態,凈利潤則在2014年、2015年連續兩年虧損。由於停牌,匯源果汁2017年、2018年業績、2019年中期業績至今均未披露。

在剛剛過去的2019里,多個匯源農業項目出現問題集中爆發,隨即將匯源近十年的投資殘局推到了人們眼前。

一位2017年從匯源系離職的財務人士認為,對朱新禮和匯源來說,與國民信託產生聯繫,是為了滿足資金需求,在那些股權變更的相關企業中,其實基本都是「匯源系」的人實際參与管理。

「大搞投資建設,引發產能過剩,最後導致管理問題和資金鏈斷裂,這是過去幾年裡不少民營企業的『通病』,匯源的元氣大傷也是如此。」韓亮認為,加上近幾年金融貸款開始明顯收縮,同樣導致了匯源資金困局的加速顯現。

每日經濟新聞(微信號:nbdnews)記者梳理啟信寶信息發現,早在2015年7月份,新明食品就已脫離匯源體系。在當時的一次變更中,新明食品的股東(發起人)由「魯中匯源食品飲料有限公司」變更為「北京方正富邦創融資產管理有限公司」。之後,又相繼變更為靈寶惠客飲品有限公司、國民信託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國民信託)。

匯源伊春綠色產業谷項目開啟,擬用5年時間在種植、養殖、加工、會展、物流、養生、旅遊等多個產業領域展開建設,計劃投資75億元;

在沂源山區長大的朱新禮,有個回歸上游農業的田園夢。匯源農業板塊近十年來因此不斷大手筆擴張。但在遭遇可口可樂收購匯源失敗等事件后,整個匯源集團最終陷入了一場捉襟見肘的資金困局。

沂源縣政府網站上的文件顯示,2017年8月27日的東里鎮第十六屆人民代表大會第二次會議上,提出過全力支持包括匯源、新明、永新等骨幹企業做大做強。

作為商界傳奇大佬之一,朱新禮2018年還是胡潤百富榜上身家35億元的富豪。而在馬上就要過去的農曆豬年,他卻淪為四度被限制消費的「老賴」。匯源果汁(01886.HK)面臨退市,也已經只剩下不到15天。

上述政府人士告訴每日經濟新聞(微信號:nbdnews)記者,在東里鎮,「和朱新禮有關的,目前就只有兩家企業,一個是永新實業,一個是新明食品」。

在眾多農業項目無力支撐之後,昔日果汁大王朱新禮也在2019年經歷了身份的轉變。除了去年2月因與國民信託的債務糾紛而被限制消費,6月,朱新禮又分別因與無錫市明珠電纜有限公司、北京農投商業保理有限公司的債務糾紛,再度被採取限制消費措施。

這位東里鎮政府人士提到的「牌子」,是匯源廠區門口的鎏金大字——山東淄博彙源食品飲料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淄博彙源)。

陝西千陽市農業部門的一位工作人員介紹,上述蘋果園項目是千陽此前招商引資的重點項目,但該項目已經停擺多時,背後原因並不清楚。匯源農業公司此前規劃的投資額為1億元。

匯源5萬、10萬「擠牙膏式」還債

朱新禮,視頻截圖「有匯源才叫過年」,對於匯源集團創始人朱新禮來說,這個年關恐怕不好過。

讓朱新禮的老鄉們想不到的是,從現有信息來看,從2015年開始,「匯源」就已經和老家漸行漸遠。

對此,每日經濟新聞(微信號:nbdnews)記者分別嘗試聯繫匯源集團和國民信託方面,但未獲回應。

匯源集團與雲南省普洱市人民政府簽訂了項目投資協議,項目計劃投資50億元,建設內容包括水果蔬菜種植、特色畜禽養殖等……

每日經濟新聞(博客,微博)(微信號:nbdnews)記者通過採訪、調查獲悉,匯源近年大力規劃的農業項目,計劃投資數額多則數十億元,少則幾千萬元,但其中多數項目進展緩慢、定位不清,有的更是直接擱淺。

朱新禮被限制消費的麻煩,肇始於新明食品的新股東國民信託。中國執行信息公開網的信息顯示,朱新禮最早於2019年2月因國民信託申請執行公證債權文書一案,被採取限制消費措施。

即匯源、新明,已經被分開列出。

在淄博彙源的門口,左側的招牌是淄博彙源,另一邊則懸挂着新明食品的牌子。廠區里,多名員工身穿印有「匯源」的工服,但他們向每日經濟新聞(微信號:nbdnews)記者透露:自己的工資收入來自新明食品。

「在東里、沂源就沒有匯源了,牌子是以前的,只是沒來得及更換。」1月上旬,提到匯源在當地的投資情況,沂源縣東里鎮政府一位人士向每日經濟新聞(微信號:nbdnews)記者說道。

於是,這些債主也在感嘆年關難過。「每次要賬,匯源就五萬、十萬地還。」年底了,還在為錢着急的山東苗木商老李納悶,這麼大的企業、這麼大的項目,為何落得如此境地?

在朱新禮的沂源老家,已經沒有匯源和他家人的身影,但在全國各地,朱新禮卻有着眾多前途不明的項目和着急的債主。

廠區里仍有兩條液體奶生產線,「匯源」字樣的標識也依然懸挂在廠區內顯眼位置。只不過,朱新禮已不再是這裏的主人。

「匯源方面一直有人在和我們溝通,每次要賬,匯源就5萬、10萬地還。我之前還想,這麼大的企業不至於還不上幾十萬。」臨沂市鑫尚果品苗木有限公司的負責人老李(化名),就是匯源農業公司的債權人之一。

食品飲料分析師韓亮對此表示,可口可樂收購案失敗后,匯源實際上很難具備繼續擴張上游的資金實力,但由於一些大型項目已經上馬,匯源不得不硬着頭皮繼續擴張,直到資金鏈的最終斷裂。

追債追到家鄉:匯源系多家企業「易主」信託

遍布全國的擱淺項目、大大小小的債主,已成為朱新禮不得不面對的現實。

記者注意到,匯源農業公司旗下位於黑龍江伊春、虎林市和尚志的多家子(孫)公司已因拖欠賬款等問題,被法院列為失信企業或被法院強制執行。匯源位於陝西、山東、吉林和河南的多個農業項目,在立項簽約之後,記者便再查閱不到具體進展。

淄博彙源,朱新禮發跡之地。

記者|彭斐 李詩琪 攝影報道

相比于朱新禮控股的永新實業,在淄博彙源廠區內的另一家企業,新明食品(全稱為山東新明食品飲料有限公司)卻早已更換門庭。雖然它仍被一些當地人看作匯源子公司,但談起新明食品和匯源的關係時,公司一位高管向每日經濟新聞(微信號:nbdnews)記者表示:「沒什麼關係了。」

編輯|文多 何小桃 肖勇 王嘉琦

朱新禮曾說,企業要當「豬一樣賣」。但在馬上就要過去的豬年,他可能已沒什麼「豬」可賣,至少在他的老家是這麼個情況。

伴隨着農業項目的相繼擱淺,匯源集團最終留下了不少半途而廢的項目公司和供應商債權人。

朱新禮發家之地已難尋「匯源」

每日經濟新聞(微信號:nbdnews)記者梳理髮現,除新明食品外,國民信託全資持股的原「匯源系」公司包括:

「出售匯源果汁飲料灌裝業務的目的是,把籌集的179.2億港元投入到更上游的現代農業,幫助中國更多農村、農民實現規模化,科技化與品牌化經營。同時,還可以藉助可口可樂在全球的營銷網絡,把中國的濃縮果汁和果漿輸送到全球100多個國家去。」提到當年匯源果汁賣身可口可樂的目的,朱新禮曾經這樣表示。

談到匯源及朱新禮能否度過這次危機,韓亮表示:「一艘航母調頭和一個小驢車調頭,難度肯定是不一樣的。匯源的的資金和企業運營情況,眼下已經到了最艱難的時間段,這已經不是匯源自身可以解決的問題,未來不排除『國家隊』介入的可能。」

與全國多地廣撒網相伴的是,匯源農業項目涉及的行業範圍也不斷被拓寬。按照朱新禮的計劃,匯源「大農業」的產業結構不僅要包括種植、養殖、加工,還包括旅遊觀光、度假休閑、商貿物流等,是農工商高度融合、一二三產業互相支撐的現代農業。

在北京設廠后,朱新禮治下的匯源品牌斥巨資拿下央視新聞聯播5秒標版廣告權。正是這個外人當時不理解的決定,打開了匯源在全國的知名度。1998年,匯源開始在全國各地建廠,「果汁帝國」初具規模。

老李卻等不及了,100萬元對他的生意不是小數目,年關將至,老李正計劃着再去趟陝西,向法院申請對匯源的強制執行。但排在他前面的還有更多更巨額的官司,比如去年9月,招商銀行(600036,股吧)就已經向法院申請查封、扣押、凍結朱新禮旗下企業共計41億元資產。

也就是說,從2015年7月起,新明食品就已經不再是「匯源系」成員。對於轉讓原因,一名仍在匯源系任職的人士向每日經濟新聞(微信號:nbdnews)記者表示,這應該是公司計劃,但什麼時候變更的,「還真不清楚」。

這個廠區位於沂蒙山區深處的東里東村,這裡是朱新禮的老家,也是他發跡之地。

今日关键词:湘江填埋举报无果